金州之花

时间:2016-06-08 ? ?

三角梅,在黔西南,开遍城区大街小巷,红满乡村荒野石旮旯。

昨夜骤雨,劲风伴着滚雷震天动地。早晨的街巷狼藉,梧桐枝折,榕树叶落,没生稳根的石榴树翻倒。乱糟糟的垃圾横陈满地:鼓囊的塑料袋、青花瓷花盆的碎片、从某个阳台飞卷出来的衣裤袜子……被风汇聚到街面上,又被雨水冲成或曲或直的小沟小渠。花期正旺的三角梅呢?它慌神了吗?它受伤了吗?一夜之间变成秃顶、枝条轻飘飘翘在空中了吗?担忧着,一路察看着。

呀,好!它们依旧一大丛一大丛地盛开着,望不到头地绽放着,绵延天涯地绚丽着。道旁、桥边、堤畔,密织的藤蔓被一层又一层花朵覆裹。紫红的、玫红的、殷红的……如帘如被,如伞如盖。晓风拂来,花枝轻曳,水滴在蕊中无声地转动、滑落。看上去光鲜夺目,完好无损,像未经历过风雨,不曾发生过悲剧。

其实它们也没逃脱浩劫。地面殷殷似血,落英如天女散花成片成堆,踩在上面簌簌而响。真不可思议,那么大的打击,那么深切的疼痛,它们竟然不悲伤,不追念,不凄凄然。已然零落成泥,依旧开得热烈奔放、华彩映天,渲染得其它植物也明丽起来,生动起来;行人和飞鸟也猝然深受感染,不由就轻快了身心,有一种步入红毯的庄严,一种闪亮登场的悸动,一种赶赴盛宴的欣喜。

率真的三角梅,开起来就不知防备,忘却了炎凉。

我与对门隔窄巷而居,常闻关门声和吵闹声,晚上有灯光从窗户射到我的客厅。但我从没与那屋里的主人谋面——也许真的从没遇见过,也许每天都迎面而来却互不相识。这不足为奇,陌生是城市的特点,防范是城市人的习惯。其六楼顶上的三角梅却是好客,以一袭红妆面我而开,大红绸缎似的披挂下来,充满了喜庆与亲和力。时不时有轻风拥舞着飞花飘到我四楼的房顶,红蝶一样栖息在花盆中,翩飞在水泥地面,粘腻在晾晒的衣物上。它们不含一丝警惕,不带一分隔膜、不夹一缕生分。也经常有一朵两朵从窗户悠然入屋,或捉迷藏似地躲在杂物背后,很久之后发现时,已风干成薄翼,由娇羞的艳红,变为素雅的浅红;或轻巧地落在桌子上沙发上,陡然给我一份惊喜,出其不意,温暖馨香。有花光临,陋室生辉,寒舍添香,家就大不一样了!

它不畏惧主人责备,也不担心我拒之门外,轻盈漫舞而来,大大方方落座,其乐融融絮叨。人与花,是有心灵感应,能够无声交流的。当我引颈对着巷子那边的六楼隔空凝望时,那边也在尽力地俯首低垂,以轻颤、摇曳、飞舞的方式作着回应。

有客户自东北来,繁忙中竟为三角梅改变了行程,用两天的时间穿街过巷,深入荆莽荒原和阡陌小径,快门不停闪烁,她的身姿不断变换……她在QQ日志里抒发:世间洒脱如三角梅。高垣睥睨处,它飞瀑一般悬挂着花浪,清新华美,艳而不俗。绿化带里,它的虬枝伸到高空后突然旁逸斜出,密密匝匝盘缠交错,在行人的头顶拱成一条条花的回廊,搭起一座座花的亭榭。蚊蝇飞扑的垃圾堆旁,它开得纤尘不染,似在奉献全身血液,来净化大地苍生的灵魂;似要用至纯至真的色彩,去涂擦尘世的污迹;似要以那带着暗香的落瓣,来缝补凡间的千疮百孔。嶙峋的崖岸边,它收藏起绿叶,把根钻入岩逢深处,侧着身、斜着枝,举起一面面猎猎招展的旗帜。石漠化的山坡上,玉米于石窝窝中艰难拔节,背上的孩子细胳膊细腿;烤烟在薄土层上奋力抽苔,伸出的叶片愈加面黄肌瘦;三角梅不离不弃,抖擞着姹紫嫣红的精神相守一旁,以骨感的枝茎和丰满的花朵,激励玉米烤烟,以及其它饥渴的植物。

三角梅,始终秉持一种随遇而安的心境,不择地势、不挑土壤、执着而开。有一点点温度,它便无遮无拦地燃烧起来;有一掬瘦土,它便捧岀四季的赤诚情谊。风撕扯过它,雨击打过它,但它无关世间冷暖,从不扼腕自哀,从不以沧桑示弱,一味袅袅婷婷、酣畅淋漓地盛开着,飘逸如天边流霞,温婉如大家闺秀,泼辣如赤膊挥汗的女杰。

一条弯扭细瘦的根茎,怎么就蕴藏得了如此强大的内力,迸发出蓬勃的枝蔓和花朵来呢?是前世积德深厚,还是今生修炼到家?查遍网页各个角落,古代诗词歌赋中并没有三角梅一星半点的影子。尽管如此,依然不影响它成为花中娇子。

难怪我国古代的文人墨客,笔下只有松竹梅的高洁,兰菊莲的清雅,原来他们没见过三角梅。这才留下一片空白,让后人有机会来颂扬它的品格。


不知是三角梅星火燎原般的势头,激发了金州人的热情,还是金州人的大仁大爱、敢闯敢拼之精神,孕育出三角梅的谦逊与豪迈。总之,今天的金州如火如荼,扶贫之花、旅游之花、致富之花与三角梅竞相争妍,齐放异彩。秀外慧中的三角梅,如这西南大地上的一颗高原明珠,照映得金州一派明晃晃亮堂堂。

作者:杨建梅

相关阅读
相约黔西南 来一场消夏之旅

相约黔西南 来一场消夏之旅

黔西南地处黔、滇、桂三省区结合部。喀斯特峡谷、峰林、天坑、溶洞等景观在这里富集,地下黄金储量大,被命名为"中国金州",高品位观赏石多,有&q...

情牵北盘江 畅游山水纵情欢歌

情牵北盘江 畅游山水纵情欢歌

北盘江风光。北盘江风光。北盘江一行,我们与友人各有收获。玉林写了一篇散文,春生写了一篇游记,龙成写了一篇报告文学;而我,收获了一首诗:依水孕育恒古梦,造湖光照牂...

黔西南,悠闲的生活令人向往

黔西南,悠闲的生活令人向往

实习记者 聂珊珊依山傍水的美丽小区。万峰湖一景。八卦田。习惯了蓝天白云,呼吸着略带泥土清香的空气,游惯了的山水田园,那各种风味小吃留香口齿,这一切,在黔西南生活...

烟雨董箐

烟雨董箐

董箐,由于修建电站筑坝而形成的9.55亿立方米人工湖,位于镇宁与贞丰两县交界的北盘江上,其上游为马马崖水电站,下游为龙滩水电站。董箐因电站而兴,也因电站而一夜成...

参与评论

他们说...

预订常见问题
付款方式
签订合同
其它问题